行业新闻

动漫金矿怎么挖

发布时间:2011-01-20点击次数:1799

也许条条大路都通往动漫产业的金矿,但目前看来,哪条道路都不畅通。

  中国动漫产业的金矿仿佛是武侠小说里的武林秘籍,人人渴望得之,但人人都在寻找的路上,能最终获得秘籍、练得一身绝学的“大侠”仍未出现。确实,在中国的动漫市场挣钱很不容易,动漫产品发行渠道单一,盗版猖獗。但这个市场依然很有吸引力,国内的动画公司数量从几年前的400多家猛增到了现在的5400多家,虽然都还在寻找有效的商业模式,以期获得稳健的赢利能力。

中国各行各业都不乏外包公司,在动漫行业也是如此。2004年成立的北京幸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幸星”)就是一家以技术特效外包见长的数字动画制作公司,是《马达加斯加企鹅》、《功夫之王》、《赤壁》等海内外大片的“幕后英雄”,最新的表现是2009年与巴菲特公司合作投资了原创动画片《神秘百万富翁俱乐部》,该动画片海外播出权卖给了AOL。

目前,幸星收入的90%来自外包业务,但利用外包业务取得快速增长并非易事,“加工厂”模式也不是永久生存之道,因此幸星也在原创业务上下足功夫,但原创方面还未形成收入,另一方面,因为网罗了一些国际性人才,幸星还投资了新业务—独立的幸星国际动画学院。幸星国际动画学院是中国第一家引进北美动画人才培养体系专业机构,聘请了好莱坞动画大师亲自授课专业机构。

动漫公舍—平台化运作

  动漫授权无处不在,它一直是动漫形象商业化并取得盈利的一条捷径。广州阅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正期望通过经营动漫授权探索出一条动漫盈利之路。为此,该公司运营着“动漫公舍”这样一个商业化平台,以期吸引优秀的动漫作者和优质的动漫作品(包括漫画、动画、剧本等)入驻,最终让动漫创作者的作品以更加商业化的形态展现在业界,全力挖掘原创动漫的商业价值。

动漫原创人将创作作品的发布权和推广权,包括商务推广,授权给动漫公舍。动漫公舍会为作者建立作品专区,然后由品牌部进行推广和宣传,同时统计各种网络回馈信息,做市场调查,做评估报告,协助作者制定VI手册等。

张小盒—主打衍生品

  衍生产品的利润投入到动漫的制作中,从而形成投入—产出—收益—再投入的良性循环,是动漫企业最乐于看到的状况。张小盒似乎已经看到了光明。张小盒首次将动漫和话剧相结合,已经推出三部话剧《办公室有鬼之盒子门》、《办公室有鬼之谈谈情跳跳槽》、《办公室有鬼之点头YES摇头NO》,还陆续发行了《张小盒异想办公室》、《张小盒OFFICE成长记》、《张小盒杯洗具》三本漫画书,而且张小盒系列的公仔布偶、办公用品和家居用品等周边产品在线上、线下网点销售还不错。

张小盒的跨界合作也有突破,以APP插件形式,相继进入NOKIA维信、校内网、51.com、海内等平台;和搜狐奥运官网合作开发张小盒刘翔跨栏游戏;与新东方在线联合开发人机动漫在线英语产品“盒子职场英语”??最新的消息是,张小盒已确定与日本著名动画公司MADHOUSE的中国公司—马多浩斯北京公司,合作推出52集电视动画片,预计2011年底推出。

原创动力—发力授权业务

  原创动力创作了《喜羊羊与灰太狼》这部红遍全国的针对6岁以下儿童的动画片,不过他们同样没在动画片播映上挣到钱,收入大部分来自动画形象的授权收入。由“喜羊羊”衍生出来的产品已涵盖几大类、数十个品种:主题音像图书、毛绒公仔、玩具礼品、文具服装、食品、日用品、QQ与MSN表情、手机桌面、屏保等,都有相应的授权合作商,产业链迅速延伸。而原创动力则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喜羊羊”品牌定位为一线产品,向其他国外知名品牌看齐。

奥飞动漫——领跑玩具业

  奥飞摆脱了国内玩具企业薄利的集体宿命,这得益于它知道如何利用动画内容为玩具业务服务。在国内,通常都是动画片的制作方为了收入的需要,不得不发展玩具类衍生产品,而奥飞则从玩具衍生品走向了动漫内容的提供。最初奥飞只是代理引进相关动漫内容,后来奥飞成立了自己的动漫公司,发展原创动漫,走玩具与动漫结合的道路。这种结合提升了奥飞玩具品牌的影响力,而且动漫作品的热播不仅会扩大玩具的销售,还能延长玩具的销售周期。

动漫,一个美丽的传说

_文/刘二海

  动画产业听起来很美,尤其看到孩子们看完动画片那个高兴劲儿。可是真的到实际中去,却发现企业并不好生存。与之相反,国外的动漫产业却是蓬勃兴旺。这多少有点儿让人费解。

创意产业

  已经财务自由的一个朋友送女儿去了纽约著名的时装设计学院,这在华人中还是少见的。他解释说:未来真正有价值的是有创造性的东西。中国制造已经非常强大了,学习IT、金融、投资的人更是人才济济,培养孩子也应该找点儿差异化。这事儿很有启发。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旋律,中国当前还是处在从制造到创造的路上。动漫产业说到底是个创意产业,与这个大环境相吻合,中国还处在非常初期的阶段。这也能说明为什么中国动漫外包发展得相对会快一点儿。

这是否说原创没有机会呢?

  原创未来的突破,正是当下动漫原创产业内的企业家不断发起冲击,加之宏观环境发生变化才可能得到的结果,这也是当前原创动漫企业家的历史责任和地位。

张小盒是深受白领们喜欢的动漫形象,虽然从经济利益上还不是非常丰厚。特别要提一下的是“喜羊羊”。我的韩国同事家的小朋友也非常喜欢“喜羊羊”和“灰太狼”。这应该是近年来中国原创动画形象最重大的突破吧。

中国传统的动画形象,如哪吒、孙悟空,非常受小朋友欢迎。但国外动漫形象还是基本垄断了这个市场,如名侦探柯南、迪斯尼的各种形象。甚至,中国的花木兰都成了国外的动漫形象。

国外动画形象能够占领中国市场,一方面是创意、制作方面的优势,另一方面西方高势态的文明对中国有渗透能力。看看我们家具、服装的所谓中国品牌,有多少不是用的外国名字呢?

残缺的产业链

  按施振荣微笑曲线的企业发展理论,附加值最高的是左面的研发和右面的品牌、营销、服务,中间的生产制造附加值最低。

可是一个国家何时进入到哪个阶段还是受很多客观因素限制的。没有人不愿意做附加值高的产业吧?可是你当前的环境会规定这个产业的发展形态。让我们看看这个链条上的各个环节。

用户群体。日本是动画发展大国有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全民都喜欢动画。在中国,动画基本还是孩子们的天地,当然中国的儿童市场也非常大,更何况也有少数成年人热衷动画。

播出渠道。强势播出平台不利于动画的发展。看看电视台付给原创厂商的播出费,你就理解原创厂商的艰苦生活了。动画往往很短,比较适合电视平台,可是电视台目前这种付费方式,原创厂商很难有大发展,除非在衍生产品上找到出路。院线应该是更好的出路,喜羊羊似乎看到了这个方向,他们的主要收入也主要是电影部分。应该感谢中国电影拓展出来的院线发行道路,这给动漫的发展提供了一线希望。

知识产权保护。动画的发展非常依赖知识产权保护,作为动漫重要收入的衍生产品开发更是如此,例如:授权形象的T恤衫、杯子、玩具等等。在中国盗版还是非常疯狂,原厂商的这部分收入还不能与电影播出相比拟。

曾经手机上的动漫播出平台有过几家公司,但最后都没有走出来。原因可能是动漫内容制作相对复杂,初创公司很难负担授权费,再加之前几年移动互联网带宽有限。

正是由于本土产业链还很不完善,外包成了很多公司的选择。本期《创业邦》所列公司幸星,定位为动漫加工厂就是一个例子。相对于原创动画,加工厂的业务模式考验的是生产能力,相对容易突破。随着时间的推移,部分加工厂可能会外包部分创意。这也可能是中国动画当前最实在的模式吧。

动画产业过去是个美丽的传说,今天可以看到在外包领域已经有了几家比较扎实的公司,在原创领域也有零星的公司开始突破。产业链中确实有不少环节还需要打通,电影院线的发行渠道可能会给原创动漫一个出路。更远一点儿,需要整个大环境的改变,这既包括行业内从业者的努力,也有赖于中国整个社会的发展。